鹿鼎平台

<form id="sdcq"></form>

<address id="sdcq"><listing id="sdcq"><meter id="sdcq"></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sdcq"></em>

        <form id="sdcq"></form>

          
          

                  <kbd id='sdcq'></kbd><address id='sdcq'><style id='sdcq'></style></address><button id='sdcq'></button>

                      鏖戰秦嶺之巅(圖)
                      ——西康高鐵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勘探紀實
                      時間:2019-01-31 浏覽次數:

                      2018年12月25日,隨著現場最後一個回次岩芯順利取出,由陝勘院自有YS105機組承擔的設計深度920米的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QDSZ-6#深孔提前30天順利終孔,該孔刷新了我院鐵路勘察深孔鑽探深度的曆史紀錄。近年來,在強手如林的工程勘察行業,陝勘院積極適應高質量發展的時代新要求,堅定不移提質創效,在追夢奮鬥的征程上豎起了一面鮮豔的旗幟。對陝勘人來說,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紀錄不過是邁向下一個新紀錄的起點。巍峨的秦嶺,見證了勘察尖兵在新時代昂首奮進、堅強不屈的偉岸身影;高聳的鑽塔,定格下西部鐵路建設史冊上光輝燦爛、令人難忘的精彩一瞬。

                      敢为人先 挺进秦岭深处

                       201886日,由陝西省上報的西安至安康高速鐵路建設項目預審獲國務院自然資源部批複,標志著該項目建設正式啓動。

                      西康高鐵全長171公裏,設計標准爲時速350公裏,是國家“十三五”現代綜合交通規劃重點鐵路建設項目,也是國家“八縱八橫”高速鐵路網和陝西省“米”字形高鐵網重要組成部分,線路由西安引出,穿行于秦嶺山脈,向南貫通關中、陝南,建成後將成爲拉動陝西經濟騰飛的重要鋼鐵動脈。

                      值得一提的是,線路穿行的秦嶺山脈自古以來就被尊爲華夏文明的龍脈,秦嶺-淮河一線構成了中國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線。由于特殊的地理環境,秦嶺蘊藏著難以計數的珍稀動植物和極爲豐富的水資源、礦産資源,造就了這座鬼斧神工的天然寶庫。因此,對于大秦嶺來說,環境保護就是最大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到了秦嶺保護的重要性,強調要“保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給子孫後代留下一些自然遺産。”2018年陝西省政府工作報告更是將“全面加強生態環境監管”作爲全年的重點工作。嚴苛的環保要求無疑給陝勘院即將開展的秦嶺深孔勘探工作提出了更高標准。

                      事實上,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開展深孔勘探作業,這在陝勘院的勘探曆史上還是頭一次。接到深孔任務書,陝勘院調兵遣將,緊鑼密鼓地開展項目前期籌備工作。萬事開頭難,首當其沖的任務莫過于進場審批手續的辦理,由于秦嶺自然保護區的特殊性,審批手續的辦理可謂一波三折。

                      2017年12月20日,在院西康高鐵指揮部和陝西鐵路投資總公司的支持協調下,陝勘院西康高鐵勘察項目部與相關林業部門就辦理進場許可事宜展開初步接洽。

                      2018年3月28日,由陝西省林業廳、國家林業局規劃設計院、牛背梁自然保護局組成的專家調研團一行,進入保護區現場調研踏勘,對環評工作和鑽探進場提出了建設性意見和建議。之後,根據專家組意見,陝勘院與陝鐵投、牛背梁自然保護局簽署進場鑽探三方保護協議,並于6月初將進場申報材料上報國家林業局審批,邁出了“萬裏長征”的第一步。

                      7月初,應陝西省林業廳要求,陝勘院在《三秦都市報》上對西康高鐵在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試驗區進行地質勘察的相關情況向社會進行了公示。

                      8月12日,國家林業草原局准予進場施工的批複文件正式下發到項目部。

                      終于拿到了進場施工的“敲門磚”,項目經理高原偉如釋重負,這個項目終于有著落了!但對陝勘院勘探項目部的考驗依然沒有結束,接下來的兩周時間裏,高原偉和負責項目協調工作的同事一起,在主管部門、景區保護區、業主之間來回奔波,打報告、交資料、蓋印章、跑手續,把相關的部門跑了個遍,還要陪同林業和景區相關負責人一起現場踏勘鑽場占地、確定搬遷線路,一次往返行走山路10余公裏,幾個回合下來,老高和同事們硬生生把自己練成了上山不喘、下山敏捷的“飛毛腿”,簡直就成了景區的“首席營銷員”。工作忙的時候,大家往往幾天都吃不上一頓熱乎飯,很多人的腸胃都鬧起了“意見”。但工期的壓力讓每個人都不敢有絲毫放松。

                      蓋有非常之人,方建非常之功。經過多次溝通協調,項目部與牛背梁自然保護局就臨時占地補償和場地恢複達成協議。緊隨其後,應林業廳及相關單位要求,項目部聯系專業規劃設計公司編制臨時占用林地調查表及現狀圖,繳納臨時占地恢複費,爲每位工人辦理施工進場准許證並繳納了施工場地及防火安全保證金,這一切看似按部就班,但個中的酸甜苦辣並非常人能夠體會。

                      至9月3日,曆時近9個月的項目進場施工審批手續辦理終于塵埃落定,西康高鐵秦嶺920米深孔勘探外業工作由此正式拉開序幕。

                      能拼善战 锻造地勘尖兵队伍

                       9月初的秦嶺,夏日的暑熱在這裏漸漸退去,郁郁蔥蔥的山間植被,潺潺流動的涓涓溪流,以及時隱時現的山鳥歡鳴,無不提醒著我們,這裏是一個納涼賞景的好去處。

                      對于遊客來說,這個時節最惬意的,莫過于置身其中,盡情享受大自然毫無保留的饋贈。此時,也許沒有人注意到,在這風景如畫的保護區裏,一支能拼善戰的尖兵隊伍,正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鐵路勘探前的准備工作。

                      彼時,深孔勘探的鑽機設備零件已經陸續運抵保護區外,機組人員將柴油機、鑽架、鑽管、鑽頭等設備一件件分類打包,整齊有序地擺放在一起,只待一聲令下,搬遷“戰役”即刻打響。

                      此時,距離10月中旬開鑽的計劃進度只有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工期緊迫,刻不容緩。然而,令項目經理高原偉和他的同事們頗感頭疼的是,從山口到深孔孔位,落差超過600米,林木茂密的山間只有崎岖坎坷的羊場小路,在無負重的情況下徒步往返一次至少需要4個多小時,而且有的地方巨石橫亘,人徒手都難以通行,更別提背負幾十甚至上百斤的勘探物資設備了。

                        “也考慮過索道搬遷的方案,但這裏是保護區,如果使用索道搬遷,安裝龍門架、鋼索等設備,勢必對區內植被和環境造成影響,環保不過關,一切都免談。再者說,如此大規模索道搬遷更加耗時耗力。”這個深孔讓項目經理高原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艱巨的搬遷任務是對項目全員智慧和體力的雙重考驗。爲確保萬無一失,項目部在搬遷開始前集中組織了安全培訓,對人員進行了明確分工,爲部分設備加裝了防護設施,安排專人分別負責鑽機大小配件的整理搬運,在5公裏的搬遷路線上,策劃設置了數個設備轉運點。爲提高效率,項目部“三箭”齊發,設備搬遷、清障修路、機台建設同時推進。先頭隊伍僅用一周時間,圓滿打通了進山困難路段,爲設備搬遷創造了有利條件。

                      盡管如此,搬遷依然困難重重。秦嶺山區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搬遷工作剛剛開始的第二天,一場降雨不期而至,眼看工期迫近,大夥兒心急如焚,綜合考量後項目部決定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繼續冒雨作戰。雨一下就是十多天,雨中的山間小道泥濘濕滑,令本就艱苦的搬遷工作難上加難。較輕的管件單人或者利用騾馬馱運尚可應付,重達上百公斤的機身部件則必須七八人一組,利用“十字”木杠人拉肩扛。機組人員摩肩接踵,小心翼翼地向各個轉運點艱難攀爬,汗水浸透工作服,和雨水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雨水還是汗水。

                      成功背後總是遍布荊棘。艱苦繁重的設備搬遷工作前後持續了近50天才宣告全部結束,組合起來50余噸重的深孔鑽機,終于高高矗立在位于秦嶺牛背梁自然保護區的西康高鐵太興山隧道QDSZ-6#孔位上,高聳的鑽架成了秦嶺山間一道靓麗的風景線。10月16日上午,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正式開鑽,一時間鑽機馬達轟鳴,響徹山間,一個嶄新的深孔勘探紀錄之路也由此發端。

                      鐵血團隊鑄就尖兵品質。920米深孔是迄今爲止鐵一院深孔鑽探任務的最高紀錄,爲圓滿完成施鑽任務,陝勘院從項目伊始就精挑細選,成立了以科研小組、技術攻關小組、施鑽小組爲架構,多層次、立體化的項目團隊,從項目管理人員、機長到鑽工,清一色都是陝勘院的職工。項目經理高原偉、技術質量負責人王博儒都是身經百戰的深孔勘探行家裏手,更有像趙文輝、譚鑫這樣在多個重點項目表現突出的90後後起之秀。特別是承擔該孔施鑽任務的YS105鑽機組,曾創造並保持著南疆線中天山隧道858米的深孔鑽探記錄,機長付玉林曾參加過青藏鐵路、南疆鐵路、西延高鐵、西甯至成都鐵路等多個重大項目深孔勘探工作,榮獲過鐵道部“火車頭”獎章,身爲鑽探技師的他是陝勘院大名鼎鼎的深孔鑽探專家,雖然已年近五旬,但幹起深孔鑽探來精神抖擻,絲毫不輸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論經驗和能力,老付是這支充滿“狼性”的鐵血團隊當之無愧的領軍者。

                      團隊是鐵黨是魂。作爲我院標志性的工程勘察項目,黨的領導始終是指引西康高鐵勘察工作有序推進的航向標。項目實施期間,在院黨政的親切關懷下,陝勘院兩級班子領導多次到現場調研,指導成立了勘探項目臨時黨支部,組建了黨員突擊隊,設立了黨員示範崗,定期開展黨組織活動,將黨建示範引領效應體現在了一線,將黨員模範帶頭作用發揮到了一線,黨員幹部率先垂範,爲項目團隊建設注入了強勁活力。

                      事實證明,這支老中青聯合,堪稱陝勘院深孔勘探最強陣容的尖兵團隊具備過硬的技術能力、頑強的工作作風和堅韌的精神品質,他們敢啃硬骨頭,勇當排頭兵,克服了勘探道路上的一切艱難險阻,高標准高質量超前完成全部施鑽任務,爲確保全線建設順利推進交上了一份滿意答卷。

                            勇于创新 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

                       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經濟發展邁入了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當前,我們正意氣風發地奮進在一個前無古人的偉大時代。在新征程上,一院勘探尖兵搭乘追夢奮進的複興號“專列”,在助力國家高質量發展的偉大進程中書寫下濃墨重彩的篇章。

                      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順利終孔的喜報傳來,令參與全線勘察設計任務的全體職工倍受鼓舞,也讓負責項目勘察工作的院西康高鐵項目指揮部副指揮長陳澤遠由衷地感慨:“現場的兄弟們非常辛苦,前期協調進場手續、鑽機搬遷等等工作異常艱辛,但大家卻任勞任怨、相當給力,結果也很‘美麗’。”

                      千裏之行,始于足下。2018年6月13日,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勘探組織策劃專家評審會在西安召開,與會專家組就該孔生産組織、勘探工藝、科研創新、質量安全環保等各個方面進行了深入研討。此次會議也是陝勘院首次舉辦的關于深孔勘探的高標准專家評審會,爲現場施鑽工作高質量推進指明了方向。

                      天下之事,必作于細。把專家評審會確定的施鑽方案貫徹落實到實際工作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每一個細微的工序環節都有可能影響到最終的勘探成效。

                      鑽孔布設位置構造發育、地層複雜,片岩、片麻岩、角閃岩、斷層角礫、壓碎岩、糜棱岩充斥其中。地層破碎、構造發育,鑽進過程中容易發生卡鑽、塌孔、埋鑽等的事故,施鑽風險極大。爲把風險降到最低,在現場地質人員的指導下,陝勘院深孔技術攻關小組根據鑽進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種地層、構造裂隙帶等,制訂了科學詳盡的鑽進對策和預案,仔細遴選鑽具、鑽頭、泥漿材料,精心制配泥漿、定制鑽進參數,嚴格控制鑽壓、轉速、泵量等關鍵參數,確保整個作業過程環環相扣,爲施鑽工作順利推進築起了一道嚴絲合縫的“防火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個孔采取的是繩索取芯鑽進工藝,施鑽過程中必須精確測算,選擇合適鑽壓的鑽頭,合理控制鑽頭的轉速以及泥漿液返送孔底岩粉的泵量與泵壓。”機長付玉林是在鑽探行業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把式”,談起外業鑽探工作,他對各個作業環節熟谙于胸。

                      設備搬遷

                      爲了保證鑽進質量,老付要求鑽機組嚴格執行工前安全培訓和技術交底制,每一次鑽機啓動前他都要仔細確認各類設備狀況是否良好、作業人員安全防護是否到位。現場施鑽實行“雙班長制”,帶班人員臨時有事,即由副手頂上,確保履職盡責不缺位。機組人員白天泡在鑽場,一道工序接著一道工序全面把控,收工回到半山腰搭建的帳篷營地,晚飯後聚在一起挑燈夜戰,梳理鑽探資料、交流工作心得,遇到“燒腦”的問題,大家深入討論、研究方案,常常直到深夜。

                      說到“燒腦”,就不得不提山裏山外的通訊難題。秦嶺山高林密,進入山間通訊盲區,機組便完全處于“隱身”狀態。在負責項目技術質量工作的王博儒看來,“失聯”就意味著失去了對現場技術、質量管控的有效監管,“事後諸葛亮”導致的結果就是效率低下、問題頻出。同時,信息交流不暢導致後勤保障物資難以提前籌備並及時送進山中,給現場職工的日常生活造成極大影響。

                      爲了解決這個難題,陝勘院勘察部總工王軍偉先後8次往返施鑽現場,與項目經理高原偉、技術負責王博儒等技術人員組織調研,最終確定了應用陝勘院自主開發的勘探現場數字視頻交互系統的創新性監管方案。借助系統手機終端,項目管理人員就能實現山裏山外實時聯通,便于對現場生産情況實時遠程管控,並及時對現場鑽探工藝、事故預防與處理、環境保護等進行遠程指導,極大地提高了生産效率和施鑽質量。工作之余,山中作業人員通過該系統與家人視頻連線,也徹底告別了“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

                      善谋者胜,远谋者兴。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技術創新是根本。早在920米深孔勘探工作启动之前,陕勘院即成立了由技术部牵头,各部门技术骨干组成的科研团队,团队的使命就是立足该项目,组织对深孔泥浆工艺、钻进工艺、现场测试、项目管理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加大新工艺的开发力度,进一步提炼具有典型示范意义的创新成果。项目实施过程中,科研团队策划推进的《孔内事故预防与处理研究》《勘探现场数字视频监控系统》的深孔应用等科研项目,以及《提高深孔地应力测试准确性》《提高西康高铁深孔钻探台班效率》等QC活动与现场施钻工作同步进行,相互验证,为把该孔打造成全院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型亮点工程提供了有力支撑。

                      2019年1月11日,深冬時節的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鑽場天寒地凍。此時,在燕山大學地應力專家張延新教授的現場指導下,陝勘院物探所總工馬濤和他帶領的物探測試組隊員正緊張有序地進行著深孔地應力測試的收尾工作。從1月4日至11日,測試人員冒著零下十幾度的嚴寒,連續奮戰8個工作日,圓滿完成該孔壓裂試驗及印模試驗等地應力測試內容,爲進一步探尋秦嶺地區區域構造應力分布規律以及西康線太興山隧道設計施工提供了可靠的數據資料,也爲我院後續深孔和超深孔以及嚴寒地區的地應力測試積累了寶貴經驗。至此,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勘探工作終于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未來總是充滿希望,也充滿挑戰,只有敢做才能成就事業,只有敢闖才能開辟通途。西康高鐵秦嶺太興山隧道920米深孔鑽探,是一院人在全面建設一流強院的追夢征程上創造的又一項嶄新紀錄。新紀錄、新起點,而今,一院人正在向著美好的未來一起拼搏、一起奮鬥,我們滿懷信心和期待,在不遠的將來奮力創造更加輝煌的一院奇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